姜堰于馨传

  序言:

于馨传

  这是一本笔法轻快的现在都市版人物自传小说,写着主人公于馨从小到大的一生,因为是一生的故事,所以不会有唯一的爱情男主,当然,喜欢看唯美的,至死不渝,至始至终的爱情故事的人可能会失望。但是人的一生中谁能保证不多遇见几个爱的人,多谈几份恋爱,多有几个生命中的小插曲?

  本文主讲女主的爱情、朋友、创业等生活经历,甚至还有女主的游记,写作和知识水平有限,没有多少华丽的修饰词,但是笔者自认为已经将本意表达清楚了,喜欢看轻松风格小说的人应该会觉得比较适合,可以打发无聊时间。

  By the way,主人公于馨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小时候性格孤僻不善交际,长大后却不得不为了适应这个社会而改变自己。作者本意想塑造出的是一个看似冷漠却又内心善良,看似复杂其实内心单纯,勇敢却不是有勇无谋的女孩子。

  正文:

  卷一部分:幼年

  第一章:那一年

  1982年7月,上海,和所有女人一样,李慧珍完成了自己作为女人的使命,在这酷热难耐的夏日,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哭,产房外等待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焦急的望向手术室的大门。

于馨传

  是个女孩?怎么是个女孩?李慧珍的婆婆失望的看着医生怀里的女婴,恨恨的瞪了一眼还在产床上虚脱的李慧珍,一贯的贵妇人形象早已荡然无存。十分不情愿的接过医生手中的女婴,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带着家眷离开了产房。不一会儿,产房里只剩下贵妇人的儿子及几个面面相觑的医护人员,还有那一脸惨白的产妇。

  自己的孩子竟然都不能多看两眼,这是怎样的无情,李慧珍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发疯似得想要从病床上挣扎起来,由于产后虚弱及供血不足,体力不济,一头栽向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这让李慧珍怎能不崩溃,这个自己爱了三年的上司,为了和他在一起自己连尊严都丢弃了,然而只因自己生下的是个女孩,只因自己出身平平,就被他的母亲生生拆散了她和他们于家的关系,豪门无情。

  第二章:见到母亲

  (1986年7月)又是个闷热的日子,晚上六点过,一辆黑色轿车徐徐穿过林荫小道,停到一幢白色的小洋楼前。车刚停下,就看到车门打开冲出一个小身影,边跑嘴里还边含糊的喊着奶奶。院中坐着一位五十岁样子的贵妇人,一听到这呼喊,冰封的心和那冰冷的表情瞬间融化,转头看向远远奔来的一团肉球,老妇人急忙张开双手迎接着扑向自己的小孙女。抚摸着这圆乎乎小脑袋,听着孙女小嘴里不停叽叽喳喳说着今天在幼儿园里的事情,贵妇人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安详。

  偶尔回想自己几年前将孙女的亲生母亲赶走,虽然也会内疚,但是在商场上摸滚了二十年的她,早已没了年少时的那份怜悯之心,她要为自己的孙女铺好未来的路,那就必须断绝孙女与她亲生母亲的一切关系。她一直觉得那个女人身份低微,配不上做自己的儿媳,想拿生孩子来绑住自己的儿子,进入他们于家,想都别想,虽然时隔四年,但老妇人心中依旧坚定这个信念,从未动摇。

  幼儿园里,于馨和所有的小朋友一样,天真、活泼、可爱,吃睡玩,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有天,有位年轻美丽的女士到访找于馨,她告诉于馨自己是她的妈妈,问于馨想不想妈妈,还问于馨想不想跟妈妈一起走。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天仙妈妈,于馨吓得哇哇的哭起来,幼儿园老师闻声赶出来,详细的询问了对方身份,半信半疑的将于馨领进教室里。现在的人贩子可是很多的,像于馨这么可爱灵气的小女孩被人盯上也说不定,老师立即就事情经过告知了于家大人。半个小时后仓皇赶来的孩子父亲,一进园子就看到了老师口中的美丽女人,是她,李慧珍,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无法忘记,却又痛苦着无法拥有的女人。

  “爸爸,她真的是妈妈吗?你不是说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不回来了吗?”回家的路上,于馨仰着小脸问父亲。看着这张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自己,于季心里百感交集,他以为自己早已能将她忘却,却不曾料到再次见到她,那颗早已冰封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第二天,美丽女人又出现在了幼儿园的院子里,听过爸爸的描述后,小于馨不再那么排斥,她开始试着和这个自称是自己妈妈的美丽阿姨一起在院子里聊天,玩耍。后来有天,还跟着这个妈妈去外面吃好吃的,玩好玩的,等玩到天都快黑了,美丽妈妈才带于馨回到幼儿园。远远就看到幼儿园门口站了很多人,其中有院长、老师、于季、于季的母亲及于家家眷等黑压压一片。。。于季看到女儿回来,明显舒了一口气,默默的走向前去牵着女儿的小手,神情复杂的望了一眼李慧珍,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有感激有着急有愤怒,愤怒的是为什么她未经许可将自己女儿带出去,感激的是她终归还是将于馨送了回来。

  从那后,于馨再也没有去过幼儿园,每天都是请家教来家里单独教,美丽妈妈再也没有出现过,没有了幼儿园众多小朋友相伴,可怜的于馨每天都被闷在家里,即便出去玩也是一堆大人相随,慢慢的时间久了,也就变得不爱说话,性格越来越孤僻。

  第三章:奶奶过世

  1992年春天,于家老夫人病逝,享年56岁。对于奶奶的过世,于馨当然很难过,从小没有妈妈,爸爸又很忙碌,陪伴她最多的只有奶奶,奶奶就是她最亲的人。奶奶临终前终于答应她,让爸爸带着她去找妈妈。

  于馨的妈妈李慧珍是陕西西安人,她和于季当初就是在陕西的A市认识的。于家做的是建材生意,当年于季来陕西发展建材市场,李慧珍是他的助理,她的美丽大方、精明能干很快博得上司于季的青睐,日久天长两个人就走在了一起。爱情是美好的,结果是冷酷的,在经历了十几年的爱恨情仇后,当年那个美丽的李慧珍早已不复存在。对于家的恨也被时间渐渐冲淡,李慧珍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再见到自己的女儿。

  是自己眼花了吗?还是最近去烧香拜佛真灵验了,看着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于季,左手拎着一个10岁左右的水灵女孩,这一定是他们的女儿于馨,算一算女儿今年刚好10岁了。看到女儿对自己总是冷冰冰,并不多亲近,李慧珍不止一次的偷偷落泪。

  于馨还小,再次见到自己的母亲,打心里还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从小就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着冷静,性格又孤僻,朋友还甚少,自奶奶去世后更是沉默寡言,初被父亲带到A市这个陌生地方,不适应是正常。

  第四章:小学

  于母去世后,上海公司暂时由于季姐姐看管,于季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国内其他城市的开发了。将女儿于馨转入陕西省A市一所重点中学的小学部,学习条件给她最好的,生活条件也给她最好的,还给她请的保姆、家教之类,于季生怕女儿过的比别的孩子差。可惜于季生意太忙了,经常不能回A市,李慧珍虽爱女心切,也因为事业不能长期陪在于馨身边,结果就是于馨被带到A市,每天陪伴她最多的是老师和同学,并不是爸爸妈妈。

  于馨从小脑袋瓜子聪明,学习成绩数一数二,有着超出同龄孩子的思想和见解,自幼喜欢看千奇百怪的书籍,上及天文,下及地理,科普、历史、名人传记什么都喜欢翻;从小就被家长培养艺术细胞,钢琴、提琴、二胡摸了个遍;小小年纪就可以说很多英语的日常对话,体育也不赖,身体健康,德智体全面发展,说她是天造之才绝对不为过。

  在A市上小学的两年中,父母因为生意繁忙,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回来呆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家越来越没有家的味道。虽然于馨是个自立、沉着的女孩,但是整天面对这样一个缺乏温情的家,幼小心灵多少都会受到影响。

  第五章:母亲嫁人

  于馨父母(李慧珍和于季)已经各自为生很多年。1994年,李慧珍跳槽至西安另一家建材企业,因为李慧珍手脚麻利、办事高效,很快又得到这家公司的重用,并帮公司挽回了许多业务单子。李慧珍与这家公司老板李治同也算是生意场上七八年的朋友,对于李慧珍这些年的那些感情纠结,李治同也算是知道个七七八八。

  李治同比李慧珍至少大了13岁,他是地道的西安人,憨厚、吃苦耐劳,在七十年代就致力于建材行业,靠着他良好的人际关系,生意越做越稳,一步步走到今天。李治同的创业路很顺,但是家庭却很不幸。李治同每当想起1988年的那天都会悲痛欲绝,当时还在杭州谈生意的他,听到自己妻子和女儿所搭乘的飞机失事后差点崩溃,人也几乎是一蹶不振。

  李治同此生最失意的日子,都是在李慧珍的陪伴和开导下挺过来的,这个美丽漂亮的年轻女子总能带给他许多欣慰,当他毅然决定走入她的世界时,才发现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背后原来竟是这么脆弱。经过他多年的追求,终于打动了李慧珍的芳心。1995年,李慧珍与这个比自己大13岁的男人终究走在了一起,也结束了与于季长达16年的感情纠缠。

  李慧珍结婚的事情,行业内人士都知道,于季知道自己欠她的太多,多年来渐行渐远的两人早已不可能恢复如初,只希望李慧珍以后能幸福。于季在陕西呆的日子越来越少,每次来到陕西也是直奔A市,带女儿吃饭,出去玩,给女儿零花钱。

  卷二部分:中学

  第六章:初一

  1994年,于馨以全班第四的优异成绩顺利升至初中,为了奖励宝贝女儿,小学毕业的这个暑假,因于季刚好要去日本出差,就顺便把于馨也带到日本去玩了一趟。这两年怎么说,他和李慧珍都没有好好尽到为人父母的义务,算是弥补吧。

  因为发现于馨的语言天赋很高,在日本呆了半个月竟然就可以听懂一些日常用语,甚至可以和于季的日本客户进行简单对话。回国后于季就给于馨请了日语家教,让于馨学习日语,物尽所用,人尽所能吗。有时候于季发现自己和去世的母亲很像,对孩子总是要求过多,期盼过高。于季小时候,就被于母调教的学这个学那个,学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用到,不过那是他,可不是于馨。

  初一就开始学日语,这在同龄孩子中已经少有,而于馨的英语在全年级一直是第一,没有人能撼动这个位置,从上初中就一直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说她有语言天赋一点不夸张,小时候在上海呆,上海话标准很正常,来陕西呆了两年,西安话标准也不算奇怪。可是这看看香港电视剧,听听粤语歌,就能连粤语都说的很流利就有点不像话了。有人觉得这个也不算什么,听歌会粤语的人多了去了。那么接下来,这在全国各地普遍能听到的河南话、东北话、四川话于馨一样都说的很像那么回事,会一个两个是不奇怪,这会的多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是一个语言天才,只听听就可以说了。在这里还要提一下于馨后来在韩语方面的造诣,使她还当了一年大学韩语老师呢。再多的语言是没有时间学了,因为于馨的爱好太多太多,精力实在是有限。

  第七章:学吉他

  初一时候的于馨,每天下课回家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电视剧、新闻、动物世界、流行音乐,没有什么她不爱看的。而且于馨有个习惯,看电视总喜欢不停换台,遥控拿在手中噼里啪啦按的不停,保姆想追个电视剧也只能选择在于馨第二天上学去后看重播了,否则肯定会被她换台换的老眼昏花。

  电视里每天都会播放各种摇滚乐队的MV,有天于馨就心血来潮想学流行乐器,她的热度一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外界条件可以阻止,甚至毫不心疼的花了几百大洋买了一把音乐老师都觉得用在她身上有点浪费的吉它,反正老爸老妈给的零花钱还很多也不心疼,再说平常也没什么地方可以花的。打听了一下,市区有家乐器培训班还是挺有名气,据说吉它老师都是首都音乐学校毕业的。之后,于馨每个周末都会骑着自行车去市里学吉它。

  在吉它班里,于馨见到了许多帅气的男孩子,认识了一名叫做姜伟宸的15岁大男孩。这个男孩英朗帅气,个子很高,有1.77吧(以后还会长高),在社会类学校上高一,比起于馨的子弟学校,社会学校相对较乱,风气也不是很好。以前于馨天天上下课回家,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人。自从认识姜伟宸后,于馨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姜伟宸的善谈、姜伟宸的幽默、还有那灿烂的笑容,那种邻家大男孩的感觉,都深深印在于馨的脑海。

  姜伟宸比于馨高三级,他学习成绩虽不出众倒也不烂,比较爱玩,在吉他班认识于馨也只是一时兴趣,把于馨当小妹妹一样,没想到后来于馨就成了他的跟屁虫。每次在培训室自由练习乐谱的时候,于馨都会黏在他身边,缠着他给自己教,后来姜伟宸只要抬头看见正走向自己的于馨,就会头大。他心想这小姑娘就没有朋友吗,怎么只找他,这全班这么多帅哥,哪个不比他弹得好,其间也拒绝过两次于馨相邀一起下课回家的要求,他倒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的他一大男人屁股后面总跟个小女生,会成为那帮哥们的笑柄。开玩笑,他姜伟宸可是众多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整天被这小女生一缠,以后还怎么在女生群中混。

  于馨是没看出来姜伟宸整天躲她跟躲瘟疫似的,她从小就是个神经大条的女生,在外婆的温室里呵护惯了,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外向、阳光的男孩子,所以被他吸引也是正常,要怪就怪他姜伟宸每次一看到于馨委屈的表情就心软,就答应于馨一起同行,久而久之姜伟宸的哥们都知道他屁股后面多了个跟屁虫。

  第八章:组乐队

  1994年,因为对音乐的共同爱好,姜伟宸和两个朋友温越泽、张杭亮,计划组建一个乐队,这三个是铁哥们,走哪里都抱成团,整天就看到这三个家伙下课不回家,到处逛荡,今天在这个学校门口看到他们的身影,明天又在那个学校门口见到,似乎他们都不用回家。

  温越泽和姜伟宸比较善交际,认识的人也很多,走哪里都吃的开,而张杭亮就是那个跟在后面沾光的类型,有他们两个在,他张杭亮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路。有一天,姜伟宸告诉他俩,自己学吉他认识一个初一小女生,果然被这两个损友爆笑一通,说他什么老牛吃嫩草,连那毛都没长全的女生也敢招惹,可是让姜伟宸好生郁闷。

  三个人想给自己未来的乐队起个像样的英文名字,可是就凭他们三个的英文水平,怎么也想不出什么别致的,能让人眼睛一亮的名字,还是姜伟宸有次问起于馨,才把乐队名字最后定成【2 seconds】。后来姜伟宸想起他们三个曾经纳入候选的一些诸如,black bird、black white、death、limit time之类品味的名字,实在没好意思开口告诉于馨。

  张杭亮是他们之中最有音乐才华的男孩,不仅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母亲还是个音乐教师,从小沐浴在这种艺术环境中,对音乐方面是很了解的。他喜欢音乐没得说,但是却并未如母亲所愿去学那些优雅的音乐,反而整天在那琢磨架子鼓之类的重金属流行乐器,整天叮叮当当的敲啊打的,母亲差点没被他气晕。因为扭转不了他的喜好,也就只能任由他发展了。虽然同是音乐方面的专攻,可是他母亲怎么都对学校里老师张不开口说他儿子整天在家里玩摇滚,估计说了的话,也会惊掉一地下巴,谁会想到这么优雅的古典乐老师的儿子品味和她差这么远。

  不得不承认的是,张杭亮倒真是在音乐方面是有几分天赋的,他对音乐不仅通、懂,创造力也丰富无穷,没事的时候经常自己在家观摩国内外各个明星乐队的演唱会录像带,对于音乐这行有着独到的眼光。是他提出的组建一个三人组乐队的想法,其中一个主唱,一吉他手、一鼓手。有了这个想法以后,三个人就经常跑到温越泽的家里每天琢磨摇滚乐,亏得温越泽家里没有大人,否则每天晚上那通通通的架子鼓声音,住这家里的人都会疯掉。

  有天姜伟宸告诉另两个,说自己那个跟屁虫也想来看看他们的练习,当时另两个哥们都愣住了,他们心想这姜伟宸不是一向自命清高,不为女人所打动么,还整天自称跟屁虫很烦,怎么今天就答应带人家小姑娘来这个只属于他们的音乐天地。虽然都有着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无奈姜伟宸平常对他们也够义气,还是姑且答应一回吧,至少他们这乐队名字还是人家给起的呢,他们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其实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任谁的一方天地都不会希望有一个外人,甚至是不同行或者万一是个不懂欣赏的人来打扰。

  第九章:见到于馨

  当姜伟宸带于馨来到音乐室的时候,另两个哥们都呆了,哪有姜伟宸说的那么不堪,明明一个清秀靓丽的小姑娘,大大的眼睛,一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打扮的更是青春脱俗,有点中性风,正是时下流行的日本偶像内田由纪类型,怎么会是姜伟宸口中的营养不良啦,小稀毛小黄毛,火柴棒之类。。。

  冰人温越泽一直被他们评为三人中最man的一个,那天一见到于馨,竟恨自己为什么不早认识她,这可不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过算了,他可不是那种抢自己哥们媳妇的人,以他们三个从小到大就建立起来的友谊,不是随便一点风吹草动就可以动摇的,再说了,哥们有难一起当,福呢一起享,女人嘛还是算了。

  其实于馨本来就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女孩子,虽然不多话,但是只要和她攀谈过的人都会觉得,和她说话很轻松很舒服,因为对方想表达的她总是能很快明白。而且于馨从不说多余的话,虽说的话算不上深奥,但是句句切题。姜伟宸本来有着一张大家公认的花言巧语的嘴巴,谁知一碰上于馨经常被噎个半死,挺煞风景。

  于馨喜欢缠着姜伟宸,因为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姜伟宸的洒脱自如深深吸引着她,她也搞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总之就是感觉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回家后也经常想起姜伟宸那张总是充满活力笑脸。于馨变了,变得在班上活泼许多,会和同学主动打招呼了,会去老师办公室主动问问题了,还会帮同学看作业,教同学不会的问题,这个转变连于季都发现了。记得上周于季从外地回来A市带于馨出去吃饭,于馨叽里呱啦的一直在跟他讲班上的见闻,哪个哪个老师又被同学欺负,哪个学生又被罚站了之类,以前的女儿总是沉默寡言,看到这样的转变,于季也是打心里高兴的。

  第十章:2 seconds

  于馨能跟着姜伟宸去一次音乐室,必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过三个人竟然都不反感,甚至还蛮喜欢她的到来,因为她每次一来都会带好多好吃的讨好他们不说,还能帮张杭亮在创作上出很多点子,出于心血来潮,张杭亮有次让于馨拿着他新写好的乐谱唱唱,结果竟然被于馨的天籁般女高音惊呆了。

  于是乎2 seconds乐队正式建立,风格方面模仿的是日本globe乐队做派,即后来的中国飞儿乐队风格。但是人数方面由原先计划的三个人,变成现在的四个人,主唱由原先的姜伟宸男音变成现在的于馨女声,其它三人一贝斯手、一吉他手、一鼓手。姜伟宸由原先计划的主唱直接掉落成伴唱,这落差你说他心里能不郁闷吗。。。

  且说这小小的音乐室,温越泽的家,一间不足60平米的老房子,自从他父亲去世,母亲再嫁后也一直空着,刚好用来放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乐器,各种器材一应配齐后,几个人就正式开始了他们的音乐之旅。

  每天下午放学,四个人就会钻进音乐室练歌的练歌,练乐器的练乐器,张杭亮还会请一些专业的音乐老师给他们指导,最后痴迷到甚至不惜旷课去玩音乐。每天只能在两个地方找到他们,那就是音乐室,否则就是去音乐室的路上。大家在练好自己所负责项目的基础上,也会一起参与音乐创作,不停的试奏试唱,更改重试,力图找到最终他们想要的感觉。

  音乐室里的四个人,每天唱着流行歌曲,写着曲子,那种言语不多,但却沟通默契的感觉,每次只需一个眼神,大家就会心一笑,这种气氛和感觉很欣慰很美好。若让这音乐室变成一幅静止的画面,那就总会看到一个坐地上玩吉他的,一个站墙根玩贝斯的,一个陶醉着敲架子鼓的,还有一个抱谱咿呀唱的场景画面,有那么点颓废,有那么点视觉系,但时下最流行的玩酷耍帅无非就是他们这般。

标签: 于馨传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姜堰tfboys自己演唱会假唱为哪般?音乐车祸现场为你揭秘
下一篇:姜堰《黄河大合唱》全部歌词[已扎口]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